当前位置:主页 > U恵生活 >

从汤姆斯河开始淌流


2020-06-17


从汤姆斯河开始淌流

《我们的河》导读

作者:牟中原(台大化学系教授暨天下文化科学文化丛书策划者之一)

从汤姆斯河开始淌流

现在休闲服装穿的牛仔裤都是蓝色的,但是本来西部牛仔穿的裤子却是黄褐色的。事实上,西方传统平民衣服颜色是没有蓝色的,原因是蓝色染料的来源蓝草只能在印度、中国生长。一直到十九世纪末,英国化学家柏金斯以煤焦油提炼出苯胺,从而可製造各种颜色的化学染料(蓝、绿、紫等),人类服饰颜色才能大量的多样化,这样的化学发现在二十世纪初造成了现代化学工业的基础。于是在英国有「帝国化工」的兴起,在瑞士有「汽巴嘉基」的创立。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各国都致力恢复民生工业,瑞士的汽巴嘉基公司着眼美国广大的染料市场,在1952年于纽泽西州汤姆斯河建立一个化工厂,大量生产染料原料及其他化学品。

建厂之前,当地镇民过着轻鬆但隔绝的乡村生活,他们在林中狩猎、在海湾里捕鱼、在河上游泳。汽巴嘉基让汤姆斯河从封闭落后的农业小镇,一跃成为经济发达的市镇。一开始人们很乐意有好的工作机会,然而静悄悄伴随经济发展而来的是化学废弃物汙染。

厂方在生产过程中,无声无息的处理废弃物,把液体和固体废弃物简单装入桶中填埋于地底,工厂的部分废水也透过疏鬆的砂质土壤直接渗入地下,汙染了地下水。当地花园州大道水井区似乎是永不枯竭的水源,就像深不见底的杯子,看来彷彿是完美的资源,自来水公司也充分利用这彷彿取之不尽的水源。但实情是,此地的地质如地下海绵般吸收了大量的废物及废水。后来在水汙染问题日益明显之时,该公司把一部分废水通过管道直接悄悄泄入大西洋。作者非常细緻的捕捉官方与民间当初这种「先发展起来,接着再担心其他问题」的心态。

种种问题继续漫流

慢慢的,汤姆斯河的环境污染日益严重,公众健康问题也逐渐浮现出来。人们发现不寻常的儿童癌症发病率,小孩父母和医疗单位逐渐将健康问题的根源与汤姆斯河附近化工企业的污染联接起来。这些家长和一些民众四处呼吁,最终推动政府对此展开调查。汤姆斯河癌症的调查,其实很昂贵,费了6年时间和大笔的资金,但最终其实没能建立水源污染与儿童癌症癌症聚落的因果关係。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无奈。由于政府的调查未能给出明确结论,汤姆斯河儿童癌症患者虽然在律师的帮助下从几家化工企业获取得补偿,但这是妥协的和解。因为一旦与企业对簿公堂,患者家属未必处于更有利地位。谁也耗不起时间金钱。在2001年,汽巴嘉基等在汤姆斯河造成环境污染的化工企业,最终同意向受害者提供赔偿,庭外和解。汽巴嘉基结束化工生产,并被併购且转型为製药厂并改名为诺华(Novartis)。

在《我们的河》这本书,作者丹.费根铺陈了一个科学与救赎的故事,作者採访了与这一环保事件相关的化工企业、各级政府官员、化工厂员工和当地居民、医生、护士、律师等各方人士,系统性记录了这一段历史。本书令人佩服的是它非常详尽,对于整个故事的因果、来龙去脉做了非常详尽的分析报导。使人们对这件事情有深入的了解,实在是环保报导经典作品。书中包含了化工发展历史、癌症与统计学关係,法律的折冲以及汤姆斯河的人文历史。作者像绘製一幅巨画一般把所有的故事细节最后串起来,成为一个巨大的述事体。作者费根因此获得2014普利兹非小说奖。

在《我们的河》书的最后,费根来到重庆儿童院採访一个九岁血癌的小孩和她妈。随着中国製造业的快速发展,大量化工厂由欧美转向中国。内陆河流吸收了大量废水,类似汤姆斯河的故事正不断地在中国的土地上重演。故事并非完结,而是以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地方进行着。

摘自《我们的河》

Photo:Garden State Hiker,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